Istio 商标转移引争议 谷歌自建开源组织

近日,Google 宣布将旗下三个重要的开源项目,ga域名注册(Istio、Angular、Gerrit)的商标所有权转移至一个新的中立组织 Open Usage Commons(OUC) ,并称该组织将为开发人员提供处理和使用这些品牌商标的建议。这一看似进一步拥抱开源的举措,却也引发了业内的一些争议。

Google 建立的“中立”组织

当地时间 7 月 8 日,Google 在 Istio 官方博客发布公告,宣布将该项目的商标所有权移交给一个全新的组织,即 OUC,以提供对商标的中立监督。公告表示,“从历史上看,商标的管理混乱是阻碍开源项目发展的因素之一。今天,我们宣布建立开放使用共享组织,Open Usage Commons(OUC),该组织致力于将开源的理念和定义延伸至项目的商标管理。”

从 OUC 的官网了解到,这个新组织已经从 Google 获得了一些初始资金,并且除了 Istio 以外,该组织还获得了知名 Web 框架 Angular 以及代码协作工具 Gerrit 的商标所有权。而这三个项目都与 Google 紧密相关。但这些项目的代码或代码管理权并没有被转移到 OUC。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开源总监 Chris DiBona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OUC 源自 Google 长久以来在开源界的亲身经历:“目前,我们有 3000 多个活跃的开源项目。这些项目一直以来难免会遇到很多知识产权相关的法律纠纷,Google 在所有的这些案件中都最终胜诉。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开源软件代码与商标的管理应该区分开来。”

Dibona 继续说:“如果您查看开放源代码许可证,你会发现它们要么根本不提及商标,要么就放弃商标。这意味着人们只需要满足 Apache 等开源许可证列出的条款,就可以将该开源软件的所有内容(可能包含商标)随意使用。我们决定对此进行调整,开源软件的商标应该和任何其他软件一样需要被保护,人们都应该能清楚地知道可以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我们希望为商标带来这种明确的权利划分,并根据开源的商标使用定义建立准则。”

值得一提的是,OUC 目前有六名董事会成员,DiBona 就是其中之一。其他成员包括 Google 董事 Jen Phillips;来自软件自由保护协会和 OpenStack 基金会的 Allison Randal;学术研究员 Charles Isbell;密歇根大学教授 Cliff Lampe;以及前 Google 高管,现任云服务提供商 SADA 首席技术官 Miles Ward。 可以说,该组织的管理完全由 Google 主导。

开源软件商标的意义

正如 Dibona 所说,大部分常见的开源许可证中,都没有对开源软件商标提出明确的要求。但长久以来,商标对于开源软件公司和组织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将开源软件商标进行严格管理,最著名的例子是目前最成功的开源软件公司 RedHat。2004 年,RedHat 对其商标发布了严格的规定,允许所有人自由使用其开源产品的代码,但绝不允许未经许可使用带有其 LOGO 的商标。该举措树立了 RedHat 商标在业内的商业地位,以致基于 RedHat Linux 的社区发行版 Fedora 和 CentOS 中的 RedHat 相关商标信息都要完全替换掉,尽管它们的代码都来自 RedHat 。正如当时的红帽副总裁 Mark Webbink 所说:“在开源经济中,RedHat 品牌及其服务才是有商业价值的。”

另一个著名的开源商标保护案例是 Firefox 浏览器。在 2005 年,Mozilla 注册了“Firefox”商标,因为当时有许多不法分子转售包含恶意插件的“Firefox” CD-ROM 并从中牟利。这一做法在很大程度上杜绝了带有恶意插件的盗版浏览器对 Firefox 品牌的负面影响。 时至今日,当大家看到“Firefox”或其商标 Logo 时,都能产生明确的认知“它就是 Mozilla 的 Firefox”。

为什么不选择 CNCF ?

既然是要把项目的商标从公司手中转移到中立的组织里,为什么 Google 选择自己建立一个新组织,而不是选择一个现有的开源基金会,例如 CNCF 呢?众所周知,作为如今最火的开源基金会之一,CNCF 正是在 2015 年从 Google 吸收了 Kubernetes,从而一步步取得了今天的地位。

“我们创建 OUC 的原因不是参与竞争,而是服务于其他开源组织,包括 CNCF、Apache 软件基金会、W3C、欧洲自由软件基金会、软件自由保护组织等。” DiBona 表示,“我们只是想致力于解决开源软件商标管理这个问题,我们认为这很重要。”

尽管 Google 方面认为这将是一件对大家都有益的事情,但业内的同行对此似乎并不认可。在 Google 宣布将 Istio 商标转让给 OUC 组织后,另一家 IT 巨头 IBM 当即在 IBM Developer 网站上发表声明,对 Google 的做法表示失望。

IBM 云平台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 Jason R McGee 在声明中表示,Istio 项目是 Google 的 Istio 和 IBM 的 Amalgam8 项目的合并。作为 Istio 项目的创始成员之一,IBM 对 Istio 项目的建设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在项目成立之初,双方就有一个协议,即项目成熟后会贡献给 CNCF ,显然 Google 违反了这一协议。IBM 仍然认为,管理 Istio 等关键开源项目的最佳方式是采用真正的开放治理,在一个信誉良好的、中立的组织支持下,为所有贡献者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为用户提供透明度,并对许可证和商标进行真正中立的管理。Google 应重新考虑其最初的承诺,并将 Istio 纳入 CNCF。

IBM 方面表示,Google 宣布建立开放使用共享组织(OUC)是令人失望的,因为它没有达到社区对开放治理的期望(这个董事会几乎全部由 Google 相关人员组成的组织确实不那么中立)。开放的治理过程是许多成功项目的基础。如果没有这种厂商中立的项目治理方法,Kubernetes 项目也不会取得今日的成功。

与此同时,CNCF 首席技术官 Chris Aniszczyk 也发声:“我们社区的成员感到困惑,因为Google 选择不向 CNCF 捐赠 Istio 项目,但我们仍然很乐意帮助他们随时重新提交自 2017 年以来的旧项目建议。"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围绕 k8s 生态的 CNCF 已经成功取代 OpenStack 体系,赢得了目前云基础设施建设的大部分市场。但是在 CNCF 里,Google 只是创始公司之一,尽管 k8s 出自 Google 之手,但 Google 现在已经无法完全掌控 k8s 的演进方向。对 Google 来说,k8s 并没有给公司带来符合其发展体量的庞大收益 ,所以他们这次要把 istio 等项目攥在手里。”

Google 不再开放?

长久以来,Google 一直是开源阵营的“头号玩家”,从操作系统到人工智能再到云原生,Google 的身影一直伴随着世界主流开源浪潮的演进,贡献了许多重量级的开源项目。但近年来,Google 似乎正释放出不一样的信号。

去年 10 月,在 Google 公开的一份高层战略报告中,Google 产品经理兼 Knative 指导委员会成员 Donna Malayeri 明确表示 Knative 项目将不会捐赠给任何基金会。这一决定在当时也引来了许多业内人士的不满。VMWare 首席工程师 Joe Beda 与微软的工程师 Brendan Burns(前谷歌 Kubernetes 首席工程师)等人都对这一消息表示失望。Brendan 在 Twitter 上表示:“看到 Knative 放弃开放治理,我感到非常失望。”Joe 补充指出:“指导委员会有 7 个成员,由供应商而非社区分配。其中 4 个成员属于谷歌,而更改任何内容都需要多数通过。” 言下之意是谷歌完全可以一家操控 Knative。

在开源世界里,项目的所有权中立是一条非常重要的原则。很多大型开源项目的所有权通常都在中立的开源基金会手中 。只有在中立的非营利组织管理下,各大企业开发者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积极参与该开源项目的建设,以防自己的努力为其他企业做了嫁衣。

而 Google 的这一系列打破开放性原则的做法,是否会在开源界引发更大的连锁反应?